Outlier Ventures开创者解析MetaFi:元宇宙中的去中心化的金融

时间:2022-01-14 13:01       来源: www.mineralgq.com

节点

这个部分由一组或者是平行的节点组成,它们构成了元宇宙的整体。虚拟世界等应用需要基于兼容性和价值自由转移才能连接到基础层上。元宇宙中的去中心化的金融(MetaFi)发生在这部分节点之中。这是特定范围的资产(主如果NFTs)与普通的同质化资产(基金会和金融)交互的地方。元宇宙的应用分类数目海量,而且每种不一样的应用概念可能很主观。但从本质上讲,MetaFi是一种发生在同质化资产和非同质化资产交汇处的现象。

正如大家上面所描述的,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包括L0、L1和L2这部分核心协议(比如DOT波卡、以太坊和Polygon分别)。协议一般有益于模块化,这意味着各分部的组件(L0、L1和L2)一般在某种程度上都会相互提供服务支持。以ETH为例,作为一个提供智能合约功能的L1框架;这意味着ETH提供自概念逻辑,可以用来创建一组不一样的计算机程序,以去中心化的方法运行。与BTC去中心化的方法类似,但除去这个去中心化的方面,ETH提供了大家可以称为智能货币(通过智能合约可编程的货币)。为了描述更容易,大家将只关注L1。因为ETH提供了一个可开发智能合约(并进行发币)的平台,并且被广泛的用,现在大家觉得ETH已创造了一场金融性的革命。这种兼容性的定义,意味着ETH互联网上的任何智能合约之间都可以进行交互,这使得ETH上打造的应用之间具备互操作性,想象空间变得无限大。而L0,L1,L2等基础设施部分持续作为元宇宙的基础层,各类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则在这个基础层之上尽情地大放异彩,让整个元宇宙“横向扩张”,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数字货币生态系统中进行各种买卖。

正如大家所言,伴随MetaFi的进步,各种应用生态的数目和其各自的概念还在不断变化。然而,大家试图给一些核心的活动给出概念,如下所示。谨记,这部分类别是由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数据桥和各种基础层促成的,正如上面的Open Metaverse图。

虚拟世界:虚拟世界是基于社交、商业和游戏的数字空间(可能遵守或不遵守现实世界的物理规则)。在虚拟世界中,一般包括一个稀缺元素——土地,一般以NFT形式出现,可以自由购买,买卖,建设。最出名的例子就是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虚拟土地,作为一种NFT组件,与虚拟世界的游戏内货币及治理代币密切有关,这意味着用户可以用代币来购买虚拟世界的资产,并对改进建议进行投票。自2021年年初以来,虚拟世界的热度与认同度愈加高,开始只有十几个人天天在虚拟世界进行互动。但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有6.5万个独立地址与Somnium Space、Decentraland、The Sandbox和Crypto Voxels的智能合约进行了交互,自11月初来,增长量达到了4倍增长。The Sandbox在虚拟世界交互状况中占了大头,无论是从月度活跃用户(4.1k),还是从迄今为止售出的土地总价值(112k 以太币12或4.5亿USD)来看。

游戏:大家可以将游戏概念为主要用于娱乐的数字活动。元宇宙游戏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它们一般可以从游戏中获利,也就是说,用户或游戏者因其对游戏的贡献而获得报酬。这就产生了整个游戏中的经济模型,资本与劳动相连,产生价值。Axie Infinity可能是最著名的元宇宙游戏,也是游戏范围领导者之一,无论是从用户(接近200万月度活跃用户)还是协议收入(年化25亿USD)来看。然而,经过精心设计的P2E 2.0版的游戏也已经出目前了市场上,如Zed Run或Battle Racers等赛车游戏,Splinterlands等采集卡牌游戏,甚至Embersword等开放世界角色饰演游戏。自今年年初以来,区块链游戏的热度飞升。几乎一半的活跃钱包地址都参与了游戏,最火爆的十大区块链游戏总共拥有400万月活跃用户。

头像:头像是专门为用户创造独特的数字身份而设计的,包括可在各种元宇宙空间中用的可互操作的3D头像,这部分头像常常作为生成性的PFP(个人资料图片)而被很多制作。PFPs,可以被觉得是著名的社交会所“入场券”,一般是NFT形式,但为了加大其功能,会所通常也会发行治理代币,这部分治理代币包括治理权或其他利益等功能。像CyberKongz和SupDucks如此高热度项目将原生代币分配给他们的NFTs(某些稀少等级)持有者。以CyberKongz为例,通过持有一个在CyberKongz的案例中,通过持有创始金刚(genesis kong),每24小时可以获得10个banana 代币。这部分代币可以在Sushiswap上供应,或在 "香蕉商店 "中用于升级、改名、或购买穿着打扮设施等,当然也可以用于繁殖(需要烧掉600根香蕉来繁殖一只新的金刚)。

可穿着打扮设施:可穿着打扮设施是可以在元宇宙中体现/展示的数字物品。它们现在在游戏中最有意义,但在不久的以后也会扩展到元宇宙的其他类别中。各大设计品牌正愈加多地用NFTs来吸引全球27亿的游戏玩家。游戏玩家目前可以拥有由顶级时髦品牌设计的独特皮肤,并在网上向数百万人展示。比如,Balenciaga与Fortnite合作,设计了4套虚拟服饰,Burberry与Mythical Games合作,推出NFTs形式时髦作品。

买卖市场:买卖市场是匹配提供和需要的数字平台,提供一个可供各种NFT进行买卖的地方,用户之间可以互相喊价。OpenSea、Superrare和Rarible等市场平台允许用户自由买卖并直接发行NFT。在买卖市场中,这部分NFT可以作为金筹资产用。NFT碎片化使得高价值的NFT可以被分割成FTs的形式,从而提升了其流动性。碎片化与捆绑式售卖非常受欢迎,有效地形成了一个NFT一级市场供应问题的解决方法——指数基金,比如,平台NFTX和Beeple的B20指数。NFT的蓬勃进步致使市场买卖量激增。OpenSea在2021年1月的月买卖量只有100万USD,而在2021年11月则超越了20亿USD,增长了2000倍。

收益型NFTs:NFTs可以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法产生收益。间接产生收益率包括用NFTs作为贷款的抵押品,然后以更高的利率对贷款资金进行再投资。NFTfi允许用NFTs以贷款的方法作为抵押品。直接产生收益可以通过将NFT与有收益的去中心化的金融 LP代币相结合来达成。Charged Particles旨在提供一个平台,将这部分去中心化的金融元素添加到NFTs。除此之外,在过去几个月里出现了一种趋势,愈加多的NFT项目开始推源于己的原生代币,为他们的NFT增加了另一个产生收益的元素。这有效地创造了社交代币经济,比如Loot,其冒险黄金货币在NFTs之后不久就推出了。ETHCards正在推出其Dust代币,依据其稀少性分配给每张现有些卡。Dust可以用来参与抽奖,取得蓝筹NFTs。这一部分与头像类别有交叉,CyberKongz和SupDucks也可以被觉得是有收益的NFTs。

通行权代币:这部分代币既可以是可替代的,也可以是不可替代的,让持有者获得各种形式的价值,可以获得社区通行权、或是一种将来铸造的代币的形式。一个非常不错的例子是The Bored Ape Yacht Club,这是一个由10,000个猿猴NFT组成的集合,拥有一个NFT不仅能够让持有者进入社区的Discord,还可以让他们交易The Bored Ape Yacht Club的会员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类别并非孤立运作的,不少状况下,他们之间都存在重叠的。比如,像Axie Infinity如此的P2E模式,有收益的NFT被转移到其他NFT的用场所。同样,大家已经看到早就创建的加密协议(以FTs为中心)推出NFT作为额外的互动方法,比如Gitcoin供应NFT用于数字化公共商品的集资。大家预计在不久的以后会看到上述类别的更多奇特组合,与创建全新的MetaFi类别。

要想使MetaFi开始达成其真的的潜力,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更具体地说,MetaFi现在有几个局限性。现在,MetaFi有几个局限性需要克服,以便带来一波显著的使用。使用浪潮。

NFT评估(NFT appraisals):为了可以购买、供应或以NFT为抵押借款,业主需要知晓他们的NFT的价值。NFTfi解决了这个问题,用户可以在NFTfi网站上列出他们的NFT作为抵押品,贷款人可以依据他们觉得他们的NFT的价值,向借款人提供贷款。评估基本上是由贷款人完成,而不是由不有兴趣的第三方完成。

围绕分权的法律和治理问题(Legal and governance issues around fractionalization):假如你把一个NFT分成100块,并把它们分配给不一样的人,尤其是假如该NFT带有投票权或收益权等权利,并不一直了解哪个可以干什么,何时做,与怎么样管理这部分权利。

跨区块链的规范(Standards across blockchains):目前Metaverse的建设已经超越了单纯的ETH,在不一样的Layer 1 或Layer 0 区块链上,这部分区块链仍然不是100%的可互操作的,这意味着价值的孤岛化在短期内是不可防止的。

为了充分释放去中心化的金融对Metaverse的价值,NFT需要比较容易插入或可插入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比如,NFT需要被买卖、借入、借出、反借。虽然今天的去中心化的金融现在只适用于同质性的代币,但大家期望有新的办法来连接NFT与去中心化的金融的桥梁:

NFTs的分化(Fractionalization of NFTs):这意味着将非同质性的代币分成很多同质性的代币。大家可以把这部分分数看作是NFT所有权中的一个股权。比如,备忘录(meme)创造者可以用资产创造平台来制造备忘录,将其分化为具备高度同质性的代币,并用像Unsiwap如此的去中心化的金融DEX进行买卖。将NFT分化的知名项目包括Fractional或DAOfi等。

去中心化的金融的NFT化(NFT-isation of 去中心化的金融):这意味着升级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使其可以同意NFT作为一种抵押品。比如,建设者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创建资产,并将其作为抵押品在Centrifuge或Pragmafy等平台上进行借贷。

作为衍生品的NFTs(NFT as derivatives):创建一系列流动的数字资产,其价值将取决于链外资产、游戏内物品、社交资本等的价值,以NFT的形式展示,并可能与数据预言机,以确定状况。比如,数字艺术家可以创造艺术,创建一个NFT衍生品,并将其作为抵押品在Synthetix上铸造合成资产,比如稳定币、合成黄金或股票。

总之,MetaFi,或Metaverse Finance,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协议,指的是使非同质性的代币和同质性的代币(及其衍生品)之间的复杂金融相互用途的协议、商品和/或服务。它包括区块链空间的基本构件,如layer 0、layer 1和layer 2的基础,去中心化的金融堆栈和各种诗句(verses)。MetaFi继承了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的2个核心特点;它是不可阻挡的和可组合的。它的进步是由几个重要的趋势推进的,如风险的相互化、金融的游戏化、金融工具的可用性增长和DAO服务栈。

期望大家目前已经说了解,MetaFi现在的形式还处于萌芽状况。尽管它的一些功能让人匪夷所思,但对于它在中长期内所释放的可能性,大家目前还只不过初露端倪。然而,依据大家在市场上看到的状况和通过大家的加速器,大家预计在短期到中期内会看到以下进步:

不一样的MetaFi类别的组合与全新类别的创造,比如在虚拟世界中用户自己生成的游戏,有我们的经济,或产生不可伪造的资产,如可穿着打扮设施或化身等。

改变金融MetaFi项目的客户体验/用户界面(UX/UI),可能会加入VR的元素。为了让MetaFi真的起飞,它需要被一般人理解和更完美地体验。

去中心化的金融 2.0中的进一步革新是向MetaFi转移,像大家在奥林巴斯DAO中看到的那种革新,Alchemix。大家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法来解决NFTs的分化问题,尤其是满足法律和治理问题,与去中心化的金融的NFT化。

改变基础技术,如layer 1,这将减少买卖成本,提升吞吐量,达成扩展,并在整体上使运行在区块链协议上的应用程序更易于用。

去中心化的金融

该部分由小型金融应用组成,可在上述核心协议上用。这部分应用可以被当成 "货币乐高",它们是没办法缺少的应用,并能通过智能合约达成复杂的动态金融活动。

CEO &amh3; Founder

正如所讨论的那样,第一Metaverse是一个经济系统。假如你想的话,也是一种元经济(meta-economy),它享有高于任何一个数字经济、虚拟世界或游戏的地位,而这应该被视为是Metaverse的一个单一实例,或者说是一个单独的节段。事实上,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范围内,当这个元经济的综合GDP超越了民族国家时,它也将享有对其基于法币的经济的最高地位。大家相信,开放的Metavese,至少是这种元经济的一个开放和无许可的版本,通过大家可以统称为数字货币的东西来达成。在今天没其他元经济的状况下,你可以,而且大家也确实可以提出如此的论点:"Metaverse就是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就是Metaverse。

在大家对Metaverse的概念中,大家可以通过两个主要的定义来向它挨近:

界面层(Interface Layer):终端用户可以通过各种硬件和软件技术体验Metaverse的界面层,比如桌面浏览器、移动应用程序或扩展示实(XR)、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和增强现实。

金融计算层(Financial Compute Layer):实行Metaverse计算的实行的层,达成了一个去中心化、透明和民主的基础,它概念了经济逻辑,终端用户在此基础上交换产品、服务和资金,而开发者也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构建。ETH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例子,它作为一个协议被开发者用来为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打造智能合约,与记录终端用户在Metaverse中的买卖的账本。

在上述第一点的背景下,界面层在早期可能会有不少形状和形式,伴随大家在技术和定义上的进步,维持开放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当大家提到Metavrese的黎明的时候,大家一般指的是目前的体验,诸如游戏和虚拟世界,无论是基于2D浏览器的还是更多的沉浸式VR或AR。

金融计算层指的是为Metaverse提供动力的基础技术。正如大家在《开放的Metaverse操作系统》一文中所描述的那样,大家觉得金融计算层的根基(或核心)将基于可归类为Web3的技术(或区块链技术)。大家进一步觉得,Metaverse中的任何数字范围都需要以Web3为根基,以便在Metaverse的每一个范围(或垂直范围)提供基本的产权、互操作性和无许可价值转移。这部分技术为在Web3基础上开发多姿多彩的应用和用例提供了动力。

通过这种方法,Metaverse提供了一个全球性的、透明的、加密原生的去中心化账本的平行经济系统。它为新型的数字优先经济提供了基础,大家已经通过NFTs(Non Fungible Tokens)和游戏经济(如Axie Infinity的Play-to-Earn)察看到了它的种子。因为其去中心化和无许可的性质,革新的速度是独一无二的,这使得传统系统难以跟上。因此,尤其是在去中心化的金融的背景下,Metaverse大概在国家监管机构的管辖范围以外,或至少在其管辖范围之前蓬勃进步。

除此之外,正如大家在2021年的过去12个月中所察看到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已经愈加多地遭到海量司法管辖区地一些监管机构地批评和审查。虽然监管程度可能会带来一些积极的市场效应,但应用不当的监管总是会使革新停滞不前,并有益于在位者。就去中心化的金融而言,在其商品和传统金筹资产之间可以比较容易地进行若干类比。另外,大家觉得Metaverse代表了一种非合法经济,其商品总是是产品的数字市场,可能反映在传统市场中,也会不反映。正如大家没办法监管全球经济活动的每个方面一样,Metaverse的状况也是这样。鉴于VR、AR和XR环境中可能出现的经济的指数级增长,潜在的监管范围甚至更具备挑战性,要对其进行监督,更不需要说在Metaverse中长期实行。

大家坚信,资助和进步Metaverse增长的去中心化的金融组件将使全球的金融包容性达到前所未有些水平。除此之外,大家相信Metaverse的经济活动将促进代际间的财富转移,有益于将来的几代人,而不是遗留世界。它为数字当地人、数字创意人、数字工作者、游戏者、音乐家带来了包容性。它将为那些拥有数字价值而不被传统金融体系认同的个人带来包容性。

今天,有数十亿USD的价值现在被困在专有些互联网平台,如社交媒(Facebook,Instagram或TikTok)或游戏(Fortnite和Roblox)。大家所说的Web2已经积极和故意地打造了 "护城河",以尽量长期地困住这部分价值和用户,以便为股东的利益尽量多地提取 "终身价值"。Web2企业的运作原则是股东至上,甚至或尤其是牺牲用户的利益。这种价值,在社交媒体或免费游戏的状况下,总是主要通过广告来达成货币化,而收益通常不直接与用户推荐。即便是Roblox,其整个首要条件是创作者可以将他们的用户生成的内容(UGC)盈利,但他们获得的百分比估计只有25%。这也延伸到了音乐流模式和YouTube上的节目。

据估计,现在全球数字经济的总价值为11.5万亿USD,等于全球GDP的15.5%。在过去的15年里,它的增长速度是全球GDP的2.5倍,规模几乎翻了一番(自2000年以来),愈加多的人口依赖网络为生。

假如大家放大数字经济的一个子集——数字创造者经济,现在它只不过主流数字经济的一小部分,但其核心范围正在增长。这包括出版、游戏(皮肤创作)、数字艺术、流媒体、音乐、电影等范围。在提供方面,现在该范围有多达5000万的内容创作者,他们主要由业余喜好者(4670万) 和大约200万专业职员组成。数字创作者经济当中的专业参与者每月可轻松赚取10万USD。然而,大部分人的收入要少得多,他们的收入是不按期的,在他们通过该系统工作时,收到资金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大家觉得,今天大多数的数字创作者经济不会被视为Metaverse的一部分。由于价值不可以跨平台自由买卖,而是主要锁定在平台股权的价值上。

大家可以进一步将Web2数字平台的限制细分如下:

有限的包容(Limited Inclusion):假如大家以数字创造者经济为例,其大部分创造者在传统意义上被排除在金融以外,由于他们创造的价值被视为无形的,不受他们控制的,而且从中获得的收入是不按期的。简而言之,现有些金融体系没办法向拥有这种收入和财富的人评估、提供贷款的有关风险,与之相比,他们受雇于一家里心化公司并以法币支付。

动态条约和条件(Dynamic Terms & Conditions):传统数字创作者经济的参与者不可以相信高度中心化服务的可信的中立性,这大概致使内容创作者双方的非货币化和去平台化。比如,当Only Fans忽然禁止成人内容创作者的时候),而像Facebook和Twitter如此的平台也会按期废止开发者和他们的API。事实上,参与这部分平台的规则并不清楚,没一致的应用,也不可审计,而且可以随时改变(与智能合约的代码不同)。

孤立的设计(Siloed by Design):正如之前所讨论的,平台非常难甚至不可能将价值从平台上转移出去,无论是直接转移还是通过兑现,与退出其封闭的数字经济。这致使了垄断的打造,这意味着伴随时间的推移,即便用户可以退出,他们也没其他选择。

相比之下,在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金融和NFTs的Web3世界中,整个范式是围绕用户和他们的主权:他们的身份、数据和财富。在Web3中,甚至数据本身也可以是数字财富和收入的一种形式。这意味着,虽然仍有平台帮创造、发现或策划过程,但用户完全控制着产出,可以在平台之间自由转移价值,以完全无许可的方法转售、借用和借出。简而言之,可出售性是一项基本的 "产权"。

司空见惯的是,大家在Web3的早期成功中看到,当护城河被移除,可出售性成为可能时,大家会在他们喜欢的平台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比如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这是大家在上一篇论文中所讲解的内容。长期来看,Metaverse及其平台(包括大多数的Web2)将使用Web3技术和原则,可能不是由于在哲学上是正确的,而是由于它是好的商业。

而TikTok近期推出的NFTs已经表明这一预测是正确的。但更好的消息是,这大概在没封闭平台的状况下,明确许可或使用Web3的状况下发生。相反,NFT衍生品原则上可以在Web3的无许可市场中被代表和自由买卖,与封闭平台平行,通过去中心化商业基础设施的革新,如Boson协议,来达成无信赖性。

对大家来讲,MetaFi是一个涵盖所有协议、商品和/或服务的协议,使非同质性的和同质性的代币(及其衍生品)之间的复杂金融互动成为可能。比如,今天,通过MetaFi 个人可以用NFT的一部分作为去中心化的金融借贷平台的抵押品。

要理解MetaFi,大家需要第一强调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两个核心原则。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两个核心原则,使其成为可能。它是:1)不可阻挡的;2)可组合的。对开发者来讲,它是一种 "货币乐高(money lego)"的形式,一个高度革新的平行金融系统。世界各地的开发商可以公开参与并角逐,以提供最高的收益率,同时无情地消除低效率。同样要紧的是应该注意,监管机构只能限制他们所监督的基于法币的系统与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互动,而可能不是在去中心化的金融本身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只须项目和他们的团队本身是充分去中心化的。

MetaFi将这部分去中心化的金融原则带到了更广泛的Metaverse中。通过混合非同质化的和同质化的代币,并结合新颖的社区治理的新形式,如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DAO)。

这部分不一样的数字货币基元的组合,使一个成熟的平行经济在将来十年内为数字货币生态系统带来数以亿计,甚至达到数十亿的用户。

大家相信这一进程将被MetaFi的4个重要趋势所加速:

金融工具的开发(Development of financial tooling):此前,因为其技术的复杂性,去中心化的金融堆栈一直是数字货币开发者社区中一小部分人的专利。然而,通过NFT平台,创作者和社区将可以更容易地设置与用户进行创造性交流的经济条约,从永久版税到发行他们我们的社会代币。粉和社区也可以直接推荐他们喜欢的商品和文化项目的财务成功。

所有的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 of everything):很多人轻蔑地谈论数字货币的投机性,不理解这是一个特征,而不是一个错误。通过借助MetaFi技术,所有事物的价值及其流动都可以在数字资产中得到体现,从而形成开放的自由市场,达成价值的长尾化(long-tail),实时发现价格,释放网络上尚未达成的潜在价值。

改进DAO服务栈(Improvement of the DAO services stack):一个成熟的DAO堆栈将允许集体治理纯粹的链上数字和金融服务的提供,而无需公司和中心化中介机构的服务,如银行。DAO成员的特点是可以依据我们的判断和明确的条约流畅地加入和退出。

风险的相互化(Mutualisation of risk):历史表明,现有些金融机构常常不可以评估新的、新兴市场的风险;无论是基本的银行服务还是保险。这致使了社区的风险相互化,从农业社区到航运业都是这样。从农业社区到航运业,传统上都是通过合作社进行风险互助。去中心化的金融已经为用户带来了基于社区的保险提供工具,尤其是在与DAO服务堆栈相结合时。

金融的游戏化(Gamification of finance):与前几代人相比,Z世代的人对变得更有财务常识表现出更大兴趣。因此,很多新银行提供了新的有趣方法来安排个人财务,教育平台也提供了便捷的金融课程。这使得青年比他们的爸爸妈妈和祖爸爸妈妈更想和更有能力接触金融商品。此外,大家看到备忘录和金融工具之间的界限愈加模糊,譬如数字货币狗狗币或通过Robinhood提供的各种 "备忘录股票(meme stocks)",大家对网络文化的投资和买卖愈加放心。

为了真的理解为何数字资产可以作为实质金筹资产来进行借贷,大家就要理解允许NFT作为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一种抵押形式的意义。正如大家在2020年底强调的那样,NFT一般比同质化代币流动性差,但可以愈加多地在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中发挥用途。早在2021年初NFT艺术运动(Crypto Punks和Bored Apes如此的“蓝筹”NFT的出现)爆发之前,与P2E模式的链游(由Axie Infinity领导)获得突破性成功之前,这种去中心化的金融和NFTs结合的趋势就已经开始在平时的MetaFi中上演了。

(OpenSea2020年的日买卖量及收益 数据出处:TokenTerminal)

(Axie Infinity 2020年完全稀释市值及收益 数据出处:TokenTerminal)

(NFT市场上全部的D人工智能贷款量 数据截止到13/12/2021)

(NFT市场上全部的w以太币贷款量 数据截止到13/12/2021)

除此之外,愈加有趣的是,为创作者产生的FTs(同质化代币)和NFTs(非同质化代币)的社区治理代币的交互,削弱了对中介机构的需要,使大家可以从创作者与社区的价值(包括将来产生的价值)中获得权益。现在,社区治理代币的总价值约为11亿USD,而且这一数值还在不断增长。

(总价值约为11亿USD的十大社区治理代币 数据来自CoinGecko,截止到12月13日)

(FWB(Friends with Benefits)代币的价格行情走势图,数据来自Coinmarketcap,截止到12月13日)

为了更好的理解元宇宙,大家觉得最好先将其主要组成部分可视化。为了达到这一点,大家用了之首要条件到的开放化元宇宙系统框架,该框架主要基于web3互联网中的不同应用层。(如下图)

去中心化的金融for theMetaverse

自2018年以来,去中心化金融("去中心化的金融")的定义一直在数字货币社区中稳步进步。打造在财富主权、无许可的原则之上的革新和金融包容性的承诺,各种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和应用的任务是构建一个数字金融系统,该系统比当今世界上大部分人仍然依靠的系统更开放、更革新、更高效、更少采掘,而后者被叫做CeFi或TradFi。

虽然去中心化的金融在数字货币范围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注意,但它的使用率仍然相对较低,估计在所有数字货币资产中,只有不到5%的资产被用作抵押品。在2021年,去中心化的金融达成了46亿USD的年化月收入,这还不到摩根大通去年收入的5%。除此之外,去中心化的金融 仍然主要限于针对稳定币、ETH或包裹BTC的基本借贷和贷款形式。虽然现在正在进行一项显著的工作是打造一座从中心化金融(CeFi)到去中心化的金融的桥梁——比如,引入真实世界和有收入的工具作为新形式的抵押品——但,日益恶劣的监管环境、低资本效率、与围绕管理对手方的挑战都使得这种衔接好像遥遥无期。

在本文中,大家提出,去中心化的金融的大多数增长不是由CeFi驱动的,而是通过大家所说的 "MetaFi "来释放Metaverse中的价值。Metaverse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工具。但到底啥是Metaverse?其中存在哪些种类的价值?去中心化的金融将怎么样与代币和加密货币的持续革新相结合,以达成大规模的MetaFi?

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前,假如你是首次接触到Metaverse和大家的想法,大家建议第一阅读大家今年早些时候在1月(2021年)发表的Open Metaverse OS论文。你可以在这里下载并阅读原始论文和更新的入门资料。

综上所述,Metaverse可以被理解为是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的一个界面层,包括硬件和软件的革新组合,但非常重要的是,它是一个与法定金融系统平行的经济系统。在这样的情况下,重要在于大家需要从金融包容性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Jamie Burke

基础层

这个部分由像是DOT波卡、以太坊和Polygon等L0、L1和L2这部分核心协议组成。这部分核心协议共享应用逻辑和安全,允许在它们之上构建应用程序,而且有统一的通信层(可以分别通过实行和共识,同时包括桥和类似的跨链技术),达成横向价值转移。标有Open Metaverse的应用及其有关组件都需要包含在Metaverse内部体验的应用中。假如一个应用不融入核心生态层,该应用将被“孤立”,其经济效益和创造价值将停滞并渐渐消失,由于它不再具备金融包容性。大家可以在传统世界中看到类似的状况,那些没整理到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中的服务,因为渐渐失去了终端用户的竞争优势而渐渐消失。

« 上一篇:我对2022年的预判:去中心化存储
» 下一篇:没有了